懒癌末期。
头像是自己捏出来的孩子:修
有空大概会搞一个自己孩子的整理x

   

就是这样相似的两人,相遇的故事。

  • 凌晨冒着马上要大考的压力循环《最后的仙境》赶出来的稿子。

  • 5月5号了啊......所以是v哥为主场的庆贺。

  • 作者是滚苹果粉,整片文章也许都藏着滚苹果的歌词也说不定【。】

  • 所有人的名字直接用英语字母打出来了,不是标准的罗马数字。

  • 讲述的V哥和蓝莓果酱在梦中的游乐园相遇一起聊天的故事。

  • 无cp

  • 没有固定的时间线,是三兄弟苏醒之后的故事。

  • 人物ooc有,尤其是蓝莓果酱,毕竟从几首歌里面推测性格还是有点难度的。

可以吗?



“当——”

是什么的声音吗?

“当——”

是纯真的天使坠落于地时世界所发出的哀叹吗?

“当——”

是伪善的绅士在无尽的轨道边试探时世界发出的嘲弄吗?

“当——”

都不是呢。

这个声音,毫无疑问,我记得——

“当——”

时钟静静地,笑了。


当V终于从虚幻缥缈的梦境中苏醒过来时,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大对劲。

V稍微有些迷茫地打量起了周围,他揉了揉自己带着黑眼圈的双眼,这才使自己完全清醒过来。周围响着纯真、童趣的音乐,而他坐在一辆四人座的旋转木马中的马车上,疲倦的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跟着马车的上下摇摆颠簸着,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暗示着他这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梦境罢了。

“.......”他皱了皱眉。似乎有些困惑,甚至带着一丝本人没有察觉的厌恶。

确实,我们伟大的天文学家已经过了会对可爱的、天真无邪的游乐园产生兴趣的年纪了。相比起在巨大的游乐园内部玩上一天,他也许真的更加愿意自愿地在看惯了的实验室内做一天的天体研究,这对他来说更加有吸引力。就像小孩总是会吵闹地想要乘上毫无娱乐性可言的旋转木马一样,天空中看上去一模一样的星星对于V来说是有莫大的吸引力的。

......如果他们再小一点的话,一定会有兴趣的吧。

音乐声渐渐轻了下来,马车也不再晃悠了,终于,一切、甚至包括时间似乎都停了下来。V轻轻拿起不知为何叠在对面椅子上的白大衣,猫下腰,略微艰难地站起了身。也是,对于V的身高来说,要在为小孩提供的游乐设施中笔直地站起来,也太过于困难了。

“要是IV看到我这份窘态的话肯定会笑我吧。”V暗自思索这。

不过他们也已经过了一起坐这个的年纪了吧。

没有好好地陪伴他们度过童年呢.....

也许是因为睡眠不足而导致的眩晕,V下马车时竟踉跄了一小下。





离开旋转木马的游戏棚时,V愣在了原地。

一切都太不对劲了。

巨大的摩天轮咕噜咕噜地在头顶上旋转着;破旧的小火车况且况且地沿着轨道上行驶;夜晚的路灯闪烁出微弱的亮光。即使如此,V依旧能看清周围的环境,一是游乐设施的彩色霓虹照亮了周围的景色;就算本应是黯淡无光的角落,也被星星的光芒所照亮了。

这哪里是星星的光芒,这是太阳吧。

最为不对的是这一份寂静。无视掉周围的背景音乐,V能够清晰地听到树叶的摩擦,风的低语,钟楼的滴答。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游乐场失去了它本应有的灵魂。是的,这个游乐场也许是空无一人的吧。

周围的景象虽非常虚幻,但是自己的感觉却太过真实。冷风呼啸着从V的指尖划过,使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虽然很薄,但是他还是披上了他那件工作用的白大褂。

但愿能起到保暖作用吧。他这么想着。

这里是哪呢?他站在原地,观察着周围。遗憾的是,黑夜中的星星毫无规律地排列着,他无法根据它们来判别自己的位置。身上的纹章也不知为何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通讯装置和自己重要的决斗盘,卡组也一起不见。

他应该更加慌张的,毕竟对于决斗者来说,卡组消失可是致命的。通讯装置的失踪意味着他完全失去了联系快斗和父亲的机会。而纹章的消失,似乎暗示着他这个人本就不应该存在。

可是,他很冷静,也许是多年的研究赐予了他沉着的性格,V并没有过长地处在混乱之间。相反的,他很快便意识到了这个地方的特殊性以及未知性。比起待在原地不知所措,直接进行调查更符合他的性格。

跟随者毫无理由的直觉,踏着快要碎裂的脚步,V开始慢慢地往远处前进了。



终于在某个交叉口,V终于碰到了一个活着的人。

“真是少见呢,这个地方会出现我之外的人什么的。”

遇见的人是一位金发女孩,扎着两条细细的麻花辫,身穿和他一样的白大褂,却穿着不符合周围温度的短裙,她青蓝色的眼睛眨啊眨的。似乎对V很感兴趣,但是又不敢太过于明显,一边装作在观察周围环境的样子,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偷偷观察着他。奇怪的是,她似乎对于他白大褂的大口袋非常感兴趣,盯了许久。V瞄了一眼自己的口袋,可是里面空无一物。

“你是来过很多次了吗?”

对于少女的话,V显得有些在意。

“......也不是,就来过一次。不过上次来的时候真的除了我本人以外,其他什么人都没遇到就是了。”

少女的犹豫象征了她的轻微隐瞒。不过V不是很在意,比起上次她来时发生的事,他更关注如何才能从这个缥缈的幻象中离开。

前方的少女似乎也看出了V的目的,她带着令人安心的笑容,轻语道:

“这次情况和我上次来情况不是很一样呢,不过放心吧,”她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寻找合理的措辞,“这次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寻找离开的方法。要不我们先一起行动?说不定一起聊个天,散个步就能出去了吧。以及......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怀疑,但是我绝对不是你的敌人就是了。”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姑且也只能这样了。”不知为何,面前的女孩带着令人信任的感觉。在这种状况下,V也无法去准确的判断对方是敌是友,只能姑且信任这位刚刚出现的陌生人。”

“那么,你同意我们一起行动了?”

“毕竟两个拥有相同目的的人一起行动会更加有效。”

“那么就一起随处逛逛吧。毕竟时间充裕的很。”

经过女孩的提醒,V才意识到,他已经在这里呆了那么久,可是,除了催促他从梦中醒来的钟声以外,钟楼就真的没有再发出任何报时的声音了。

“你可以称呼我为蓝莓果酱,请问你怎么称呼?”

“......V”

真是奇怪呢,两个人互相用着代号一样的名字。




“啊,是玩偶店呢。”

两人在侦查无数条无名街道中的一条时,蓝莓果酱忽然叫了起来,两根小辫子兴奋地摇啊摇的。

“嗯。你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过去看看。”

“也不是感兴趣……就是觉得应该在意一下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蓝莓果酱在说这句话时一直在偷偷瞄他。

说来也是奇怪,在这个除了他们俩就空无一人的游乐场里,设施意外得非常齐全。广场上的大荧幕上轮播自己父亲喜爱的“猫和老鼠”。从充满古代鱼的水族馆,荒诞搞笑的人偶剧院再到充满未来感的天文观测台,似乎什么都有。现在连玩偶店都出现了。这里仅仅是个游乐场实在太可惜了。

两人就这么朝着玩偶店走去了,冰冷的寒风将两人长长的白大褂吹得都飘了起来。看着蓝莓果酱的短裙和露出来的双腿。V皱了皱眉。

“等会去一下之前经过的服装店吧。”

“嗯?为什么?”

“要说为什么的话.....算了。”V轻轻叹了口气,当事人都没有感觉的话自己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为妙。

V无言地加快了脚步,走到了蓝莓果酱的前面。现在寒风只能吹起V的衣摆了。

“......谢谢啦。”后面的女孩意识到了什么,抓着V的白大褂的后摆,轻轻地感谢道。

“等会还是去一下服装店好了。”她又补充道。




进了玩偶店,没了寒风,两人一下子感觉温暖不少。明亮的吊灯照亮了整个房间。虽说是玩偶店,但是里面却空无一物,除了没有店员以外,甚至本应放在那的商品都消失不见了。V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老旧商品架上意外的干净,没有积灰。

......虽然这个地方也许无法用普通的逻辑来进行推理,但是按照常理来说的话说明最近这个商品架上还摆放着玩偶是吗?

蓝莓果酱睁着大眼睛四处打量着周围,不时又重新看看V。

“话说,虽然突然这么问有些冒昧,V有兄弟吗?”她打量着V空空的口袋,问道。

“有,怎么了吗?突然问这个。”

“啊,是怎样的孩子呢?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呢,只是好奇。”

“有血缘关系的弟弟有两位呢,但是严格来说有四个弟弟。”

“......真是个大家庭呢。”蓝莓果酱瞪大了眼睛。

“其实情况有些复杂,有空再慢慢讲吧。”

“可以啊,话说你知道为什么这个玩偶店没有任何玩偶吗?”推开玩偶店的小门,蓝莓果酱突然问道。

真是话题跳跃性有点大的问题呢。

“那是因为啊,”没等V回答,蓝莓果酱继续说了下去。

“玩偶都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了哦。”

她开心地看着V,指了指他的口袋,眼睛里藏着发自内心的喜悦。

“真是太好了。”她笑着说道。




逛完服装店后,两人都换上了更加保暖的衣服,经过探讨,决定去餐厅先小小地休息一会。

“反正时间很充裕。”蓝莓果酱是这么说的。

两人一同走进了他们在游乐园里发现的唯一餐厅。

“叮当”门上的铃铛发出了清脆悦耳的敲击声。餐厅里面依旧是毫无一人。同样,这里也没有店员。每个桌子上到是摆了写着“Menu”字样的菜单。整个餐厅的设计很有意思,灯光呈现出的是冷色调,使整个餐厅处于夜空或是海底的感觉。

两人随处找了个位子坐下,木质的桌上摊着可爱的桌布,装饰用的蓝色小花插在盛满干净的白水的透明杯子中。两人面前放着精致的餐具,不仅有吃食的刀叉碟碗,甚至连甜点用的茶杯和小巧的调羹都有。

因为好奇心,V尝试着想要打开菜单,却意外地发现,整本菜单就像被黏在了一起似的,他无法打开其中的任何一页。

“也许这本菜单不是为你而准备的吧,说不定只有某个特定的人才能打开呢?”蓝莓果酱这么解释道。

“......也罢,反正我还暂时感受不到空腹感。这里也没有店员,估计菜单也只是装饰用品呢。”

“店员好像和自家的哥哥度假去了。”

“......是这样吗?你对这里还是挺了解的嘛。一点也不像只来过一次的样子。”

“听自家弟弟说的,不过他指的也不是这家餐厅,好像是另外一家家族餐厅。我只是跟你开一个玩笑罢了。”面前的女孩似乎有点尴尬,无意识地搅着没有茶的茶杯。

“你也有弟弟啊。”V不禁想到之前玩偶店女孩问他的问题。

“是呢,有两个。”面前的女孩似乎想到了很开心的事,轻轻地微笑起来,苍白的脸颊因为幸福稍稍泛了红。

“很可爱的两个孩子哦。一个叫做杏仁茶,虽然各个方面都有点像女孩子,但是却像个男子汉一样担当了各种各样的事,总是想一个人去背负全部的责任啊什么的。最近总算是交到好朋友了,脸上的笑脸比以前更加灿烂了。”

“还有一个可能是在逆反期吧,叫做柠檬糖,他反正各种事情都要和我作对。不过他小时候也就这样了。各个方面都让人有些头疼啦。但是也是豆腐心玻璃嘴,口是心非。如果能够真正去理解他的话就会发现他也就那样了——虽然嘴这么贱但是就是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呢。”

“你很爱他们呢。”感受到蓝莓果酱语气里的幸福感,V感叹道。

“.......”面前的女孩突然沉默了,看上去有点失落。

“怎么了吗?”V感觉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突然想到以前的事情了。”蓝莓果酱有些勉强地笑了笑。

“其实啊,我差点失去了他们呢。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她看向了空无一人的窗外,显得有些孤单,“当时的自己,也是在这个游乐场里,怎么说呢?”她挠了挠自己的头,似乎在尝试重新组织语言。

“这一次也是好好地逛了逛这里吧。上一次来的时候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就只记得自己在不停地跑啊跑,身边的景色一片模糊,生怕赶不上最后的死线了。死死握着手里的东西,想要把他们交给某个人。那天的寒风真的是比今天冷多了,不过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当时我的心太冰冷的关系吧。”

V瞄了一眼蓝莓果酱穿的带着跟的皮鞋。

如果是穿着这双鞋拼命地奔跑的话,一定会很痛吧。

“抱歉忽然说些没头没尾的话,不过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女孩抱歉地说到。

“你的弟弟们是怎么样的?”

“有血缘关系的两位的话,其实和你的弟弟们有些相似呢。”

“嗯?”女孩有些诧异。

“最小的那位叫III,是我们家里最为善良的孩子。但是他的善良却被某个人利用了。”“稍微大一点的叫IV,怎么说呢,是一个有些矛盾的孩子呢。”

“很简短的描述呢。”蓝莓果酱说到。

“描述起来会稍微有些困难。”

“明白的。越是亲近的人之间不知为何越有一种陌生感呢。另外两个孩子呢?”

“他们啊,与其说是我的弟弟其实就是我像对待弟弟一样对待他们吧......虽然发生很多事情。比较小的孩子身体不是很好,一直被他的亲哥哥保护着。.......我有愧于他们。”想到之前的所作所为,愧疚感涌上了心头。V微微地闭上眼。

“放心吧,现在谁也不会去做怨恨他人的事了。”蓝莓果酱安慰道。

“啊,是呢。现在大家一定都很幸福吧。”







“诶?所以你们那个世界什么事情都是用卡片游戏解决的?”蓝莓果酱惊讶地感叹道。

“不是卡片游戏,是决斗。”

“好好,是决斗。”用安慰弟弟的语气蓝莓果酱稍微有些敷衍地回答道,“这么说你们那个世界所有事情都可以用决斗和平地解决咯?”青蓝色地眼睛里充满了星星般、

“是可以都用决斗解决......但是不可能和平地解决吧。”V避开了她充满期待的目光。

“诶?只用卡片解决的话不是就可以不用死人了吗。”

“会死啊。我曾经就经历过濒临死亡的体验。因为输了没办法嘛。”

还是和弟弟们一起。

“......你们那个世界有刀吗?”蓝莓果酱似乎愣住了。

“有啊。”

“有枪吗?”

“有啊。”

“有魔法吗?”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魔法’的具体定义,但是可以算是有吧。虽然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

“那都要死人为什么一切都要用打卡牌游戏来解决啦!用枪用刀用魔法不是更快吗!”

“就算你这么说......”

“算了,每个世界的设定都是不一样的。”幸亏是经历过许多的蓝莓果酱,一下受了设定。

“不过很神奇呢,和你聊天就像自己和自己说悄悄话一样。”

“是稍微有点吧。”V也略微感受到了这其中的轻微违和感。

“坐的也挺久了.....走吗?再去逛逛?”

两人一同站起了身,V本想打开门直接离开这所没有食物的餐厅,但是却被蓝莓果酱拉住了。

她指了指餐厅的更深处。V这才发现,那里有一个小小的门,之前藏在了灯光的死角所以他没有看见。

他们来到小门前。这是一扇很小很小的门,似乎是专门给孩童使用的,成年人必须蹲下才能勉强挤进去,当然这是对于V来说,蓝莓果酱只需要猫下腰就能进去了。

这扇门被各种各样的小蛋糕装饰品装饰着,奶白色的涂漆配上从门缝里飘来的奶油的香味让人不禁有了食欲。

蓝莓果酱试着戳了戳门,不过没有什么特别的。

“也是,怎么可能和童话里一样是由奶油蛋糕做的呢。”她小心翼翼地按下门把手,推开了门。

“你不会有点失望吧?”察觉到女孩语气里的失落,V问道。

“怎么可能,只是觉得自家的父亲可能喜欢这里吧。啊,抱歉说了多余的话。”

“没事,我父亲也是一个非常喜欢甜食的人。怎么说呢,各个方面似乎都有一点孩子气,虽然造成这个的有各式各样的原因就是了。”所以为什么要全天循环播放《猫和老鼠》呢?只是形态变成了孩子但是心智还是正常的成年人不是吗?V之前就很在意了,但是碍于父亲的身份一直不敢详细地询问。在各个时间都告了一段落之后,他曾经试探着在某次家族茶会上询问父亲。但是却被父亲打着哈哈过去了。

两人都稍微有些艰难地进了门,却发现里面的景象更加的不可思议。

若说整个游乐园都被童趣以及纯真所包围了的话还是有些过了。门里比《爱丽丝梦游仙境》都要梦幻。与其说是梦幻,这里更像是一个被各种各样的元素所包围的大杂烩。天空被闪闪亮亮的毫无规律排列的星星所铺满,蓝莓果酱直接兴奋地跳了起来,青蓝色地眼睛都快和天空融为一体。入口处站着似乎是服务生的人偶,但是却摆着一副很不满意的表情,根本没有想过招待客人。有一条小小的路通往了被海洋包围的草坪,若是往深不见底的海中眯起眼睛观察的话,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似乎是古代遗迹的建筑物。

象征着幸福的青鸟在天空中叽叽喳喳地歌唱着,似乎是在欢迎两位的到来。草坪上生长着各式各样的花朵,摆放着两把精致的椅子和一个白色涂漆、刻着精美花纹的小桌子。桌子上摆满了甜点和茶点以及相关的茶具。

这是在欢迎两人的到来吗。V皱了皱眉。蓝莓果酱似乎不是很在意,直接拉起V的手沿着小路往前走去。




两人一同坐了下来。蓝莓果酱为自己倒了一杯杏仁茶,而V则拿了一颗柠檬糖塞进了嘴里。

酸溜溜的。V立刻想到了自家的某个弟弟。

“我们家啊,经常开茶会呢。父亲好像很喜欢蛋糕和甜食。每次给茶加白糖时都要加好几颗。幸亏被杏仁茶制止了呢。”

“这样对身体很不好呢。”

“是呢,”蓝莓果酱轻轻地笑了起来,带着幸福。

“其实啊,父亲以前不是那么喜欢加糖的,比起甜甜的茶,他更喜欢稍微有些苦涩的茶呢。”

“但是啊,有的时候,当自己无法再继续忍受那份苦涩感的时候,就需要加糖来缓解了吧。可是心灵上的苦涩是无法通过物质的‘甜’来消除的。”

她倒完茶,小心翼翼地放下茶具。

“痛苦也好、憎恶也罢,唯有‘爱’,才能将一切悉数吞下啊。”






“当——”

是什么的声音呢?

“当——”

是外头的时钟催促般的报时声吗?

“当——”

是海底下神秘遗迹重回陆地震动世界的响声吗?

“当——”

是服务生人偶为他们准备的背景音乐吗?

“当——”

都不是啊。

看着在一人享用甜点的蓝莓果酱,V突然明白了。

“当——”

是重新聚在一起的家人们,放弃伤害彼此、不再陷害对方、消除大家的怨恨之后、满怀幸福地,再次坐在一起,享用茶会时,小小的银勺撞击茶杯时放出的碰撞声啊。


“时间到了呢。”蓝莓果酱放下茶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再次来到这里,我们之后应该也不会再次在这个地方见面了吧。”

她指了指V的口袋。

“请一定要好好地爱惜他们哦。”

V重新看了看自己的口袋,发现里面被各式各样的玩偶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玩偶一共有四个,似乎很安心地待在了V哥不怎么温暖的口袋了。其中两个脸上挂着可爱的笑脸。

“再见!”蓝莓果酱朝自己摆了摆手。

视野慢慢地模糊了。






“早上好,V哥。”

慢慢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的床边III已经等着了。

“已经正午了哦。”

V有些疲惫地坐起了身,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梦中的记忆依旧没有消逝而去,他还很清楚的记着那些。

他看了看自己的睡衣口袋,但是里面空无一物。

“已经这么晚了啊。”

“是呢。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您似乎起的很晚呢。但是IV和父亲大人觉得让您多睡一会比较好,所以没有叫您起床。”

“真是的。V哥,您得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啊,工作的时候也要注意休息,平时也应该多出去走走,这样才能有一个健康的作息啊。”III插着腰,嗔怪道。

“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那么我离开了哦,V哥也请尽快准备好吧。下午我们要举办茶会,游马也要来。啊,似乎IV哥的朋友也会来来着。我也向快斗他们发出了邀请函虽说还没收到回复但是以他们的性子还是会来的吧。”少年有些期待的说、

“知道了,我会尽快准备好的。”

看着III妹离开的背影,以及门外传来IV口是心非的嘲笑和父亲一如既往的教导,又想到昨晚那宛如仙境一般的游乐园,神奇的女孩蓝莓果酱,V露出了安心地表情,然后,笑了。


“我回来了。”



后记

总之就是这么一篇没头没尾的文章。想着快到V月V号了在凌晨忽然脑洞一闪,写出来的稿子。

本来想凌晨V点VV分发的,然后没父亲催去睡觉了。

然后想乘着15点55分发的,但是卡文了【。】

最后只能在17点发了,因为作者根本等不到17点55分

其实就是想看这两个人聊聊天,聊聊自家弟弟,没有什么中心主旨。用了已经被用烂的滚苹果的茶会梗。然后部分句子为了致敬滚苹果直接用了歌词原句,很多场景也是滚苹果歌中的场景。

本来想创造童话般一样的世界,毕竟是《最后的仙境》嘛,但是作者文笔不够然后失败了【。】

当初入游戏王坑也是因为滚苹果的歌曲。

“游戏王不就是一个卡牌游戏的大型推销广告吗!”

“就算滚苹果的歌再好听!故事内容看上去再怎么有意思!”

“我也不会去入这么大的坑的!”

“一飞冲天啊!我!”

总之滚苹果的魅力就是这么大【。】

V其实是三兄弟里我人设最喜欢的一位。本来想要写出V慢慢消除了自己对弟弟们的隔阂感的【毕竟III和IV一起被送进孤儿院的缘故更加亲吧】但是失败了,变成两个相似的人没有目的地聊天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评论
热度(11)
© | Powered by LOFTER